天桥岭,你的未来不是梦

2018/3/31 18:23:08 来源:满天星文学 作者:寇玉利

有时候,人是在品一杯倾心的茶,你若细细地品,茶不负你。

有时候,人是在赏一朵待放的花,你若慢慢地赏,花不亏你。

欣赏是轻柔岁月里的那一缕暗香,是平淡生活中的相依相随的一心陪伴;是繁花落后时的那一份珍藏,是百转千回时的那一种执着。

欣赏,就要在风起的日子里淡看落落;欣赏,就要在雪舞的时节中举杯邀月。

我欣赏我的居住地天桥岭,我喜欢我的居住地天桥岭。天桥岭,我要为你歌颂;天桥岭,我要为你称赞。

            度尽劫波又逢春

具有百年历史的天桥岭镇,位于吉林省东部,踞县城汪清32公里,东与罗子镇、鸡冠乡相连;南与大兴沟镇为界;西与蛤蟆塘乡为邻;北与春阳镇、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接壤,东西宽42公里,南北65公里,总面积为1354平方公里,现有23个行政村,27个自然屯同,共有人口4100多人,有汉族、朝鲜族、满族等民族。

坐落在黑龙江省内的老爷岭,山雄石险,风光秀丽,森林茂密,花木奇秀,令人心旷神怡。老爷岭自西北向东南贯穿天桥岭镇中部,境内峰峦起伏,岭脉交错,呈中山地形,东部为山尖盆地,海拔456米左右,南部有七间岭,海拔1199.2米;中部盆地,海拔700米左右。天桥岭的整个地势从北向南逐渐低下,境内主要山脉有铁帽山、天桥岭、秃老婆顶、天齐山等,山峰壮观、峻峭峥嵘。山间河流交错、绕岭穿山。恰似条条银带飘荡于绿林之间。

天桥岭镇内的主要河流有嘎呀河支流八道路河、响水河;绥芬河支流老母猪河、西大河。河域为山间小平原,开阔平坦,杂以农村屋舍,麦肥稻香、豆园谷长。整个镇区山高水长、鸟语花香、树美草秀,洋溢着一派独特的林区风光。

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天桥岭镇内气候属中温带湿润气候,四季分明。春季温和,夏季温热,秋季凉爽,冬季寒冷。年平均气温3.9℃,雨量充沛,土壤肥沃。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下,滋润了丰富的森林资源,繁衍了各种珍贵动物,孕育了各种经济植物。有红松、油松、鱼鳞松、樟子松、杉松、落叶松、水曲柳、白桦、黄菠萝、榛子、山核桃等野生经济果类;山上有野生木耳、元蘑、猴头蘑、松蘑、榆黄蘑等食用菌类;有蕨菜、刺老芽、黄花菜等山野菜。野生动物有东北虎、黑熊、马鹿、狍子、水獭等珍贵动物。有环颈雉、鸳鸯、啄木鸟、沙鸡等珍贵鸟类。

在诸多类的资源中,尤以森林资源称著。

这片大好河山,早在东汉、唐朝渤海期就有人居住。然而,到清朝初期,这片沃土便被清明统治者划为皇家禁地,供他们“贡山”和“围场”,不准劳动人民进山居住、狩猎和采伐,只准他们获得“贡品”和狩猎游玩,每年都有大批的珍贵动物被猎取。1883年清政府撤销了国防封禁,劳动假期开始到这里居住,砍伐树木,开垦耕地。1897年沙皇俄国资本家入侵这个林区掠夺森林资源。1931年后,日本资本家深入到林区的腹地,掠夺木材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本侵略者把持了这个林区的采伐大权,修筑林区铁路,招募伐木工人,疯狂掠夺珍贵木材。每年伐木在十万立方米以上,将这片原始森林破坏,有的成了荒山秃岭。

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我们铭记历史,为的是守护不能忘却伤痕记忆;我们铭记历史,为的是守护历史的本来面目;我们铭记历史,为的是唤起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祈愿。

 东北解放后,天桥岭回到了伟大祖国的怀抱。1959年7月,吉林林业厅在天桥岭镇内建立天桥岭林业局,至此,天桥岭林业局成为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八大林业局之一。

建局以来,天桥岭的森林在人民的怀抱中生育、成长、发展,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大量优质木材,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培育了丰富的后备森林资源,为森林的经营管理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经验。

一路过来的天桥岭,你见证了岁月,你见证了心灵,你见证了生命。

岁月是一种感动,如湖水知道月的冰冷,月的柔美;心灵是一种呵护,如微风掠过琴弦,是心的共鸣,是心的深刻;生命是一道风景,如花摇曳在风雨中,却盛开在心间。

       枯木逢春显活力

天桥岭,你经历了一个世纪的风雨,一路走来,带着长白山特有的神韵,在密林中轻唱;带着黑土地淳朴的芬芳,在田野里低吟。

天桥岭,你走过了一百年的变迁,一路荆刺,把饱经风雨的苍桑化作点燃希望的火炬,高高地擎起自强不息的坚定信念;把温柔若水的情愫化作清纯可爱的执着追求,深深地表达对锦秀河山的无比眷恋。

事无经过不知难。曾几何时,林业工人顶着烈火的骄阳,冒着凛冽的寒风,怀揣着金秋的梦想,在茫茫松涛里书写着创业的历史。长白林海,养育了一代又一代英雄的林业儿女;边疆近海,诞生了一次又一次令人赞叹的奇迹。松涛流日月,大山记英名。六十多年的创业史,有那么多的壮丽与辉煌;有那么多的发展与进步;有那么多的灿烂与文明。蓦然回首,蹒跚的脚步,创业的艰辛,探索的执着,成功的喜悦,走过的路写下了多少荆棘和风雨。

从建林业局到2015年4月停止天然位采伐,66年来,天桥岭林业局累积为国家输送木材达数百万立方米,更新造林超过上千公顷。

林业工人开始了二次创业,镇内的广大村民也不甘孤寂,面对耕地弃种现象普遍,农作物产品单一,农业基础设施依然脆弱,抗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下降等等问题时,村民们充公发挥农户联营、自主创业的好办法,你帮我扶,互帮互学地开展发家致富的好路子,取得了良好的成效。地裁木耳异军突起,荒山丘陵种植中草药店,沟系合理利用开展……向前看,村民之路仍然充满着希望。

在改革开放路线指引下,天桥岭文化生活有了很大的发展和进步。天桥岭镇内最早的学校始建军于1949年3月,时称“天桥岭民办中学”,是一所朝汉联合学校,1954年改称为“延边汪清县第六初中”,此后,各级各种学校迅猛发展。

在县教育局直接领导下,镇内的教育资源得到了有效整合,如今形成了天桥岭林业幼儿园、天桥岭第一小学、天桥岭第二小学、天桥岭中学,教育资源得到了优化,教育教学条件达到县级各级教育标准。

            轻舟“正”过万重山

怅寥廓,遥想南疆,世纪伟人用他那巨人的胆魄,推开了华夏的“南窗”,四个经济特区、十四个沿海城市、海南建省、浦东开放……

抬望眼,北国寂寞,延边无声,天桥岭好一幅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田园绝唱,恰如一位不屑一睹的灰姑娘。

是改革开放让天桥岭的这块寂寞又默默已久的土地,被雷霆万钧的时代潮水所唤醒,努力寻找那属于自己的辽阔舞台,并取得了长足的发展。

然而,山无常势,水无常形。当林业工人面临着:山枯源竭资金紧缺,厂房闲置人员富余。人向哪去?钱从何来?苦苦求索的延边林业工人开拓尝试,真抓实干,思想的突破带来实践的突破,认识的飞跃少不了与保守交锋。在机遇和挑战同在,困难与希望并存的关键时刻,坐落在高山秀水、松涛林海之间的天桥岭,凤凰涅槃、浴火重生地创造出了自己的品牌——“地栽木耳”。这是天桥岭林业工人二次创业的有效探索。

地栽木耳,林业工人开了先河,农村居民后来者居上,这是全镇四万人的选择,这是全镇最重要的支柱产业。天桥岭镇按照“做精种植业、做优养殖业、做强特产业、做活流通业、做深加工业、稳步推进城镇化建设”的总体发展思路,大力发展特色产业,食用菌产业已成规模,以人参为主的中药材产业,已达5000公顷。

食用菌产业之所以规模宏大,远近闻名,这是被逼的结果,这是实践的探索,这更是果敢的抉择,它奏响了经天纬地、力拨尘寰的时代交响乐。

它向人们昭示:天桥岭正从贫穷落后中走来,从尘封闭网中走来,从奋进开拓中走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缺月重圆会有时

天桥岭地域辽阔,资源丰富。山多、林多、矿藏多、特产多;天桥岭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于一体。确定天桥岭为东北虎豹保护区之一,当是时也;保护天桥岭生态环境蓄势待发,舍我其谁?

上个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,由于过度的滥采滥伐,再加上人为因素的蓄意破坏,本来植被坚韧的天桥岭生态环境也出现了岌岌可危的告急状况:天然林急剧消失和退化,洪水频繁出现,生物资源锐减,东北虎几乎绝迹,大风扬沙天气司空见惯……

仅以东北虎豹为例来。在中国东北地区,野生东北虎和东北豹在历史上曾经达到了“众山皆有之”的盛况。然而,在1998到1999年的一次中俄美三国专家联合调查中,仅发现少量东北虎豹的痕迹,判断当时中国境内东北虎仅存12到16只、东北豹7只至12只,野生东北虎豹种群和栖息地急速萎缩。

1998年以来,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和自然保护区建立,特别是吉林与黑龙江两省上世纪90年代中期实施全面禁猎以来,东北虎豹栖息地生态环境逐步得以改善,野生种群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。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在国家林业局、吉林省林业厅、黑龙江森工总局的大力支持下,开展了长达10年的定位监测,并建立了中国野生虎豹观测网络。通过10年的红外相机监测数据发现:2012年到2014年期间,中国增内的东北虎豹已达到27只,东北豹42只,中国野生东北虎豹面临着种群恢复和保护的重要机遇。

2016年11月4日,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联组会议上,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透露,发改委已和相关部门配合,制定了一个国家公园试点总体方案,深改领导小组讨论的结果是原则上已经通过建立“东北虎豹国家公园”

“东北虎豹国家公园”在吉、黑两省交界的老爷岭南部区域,东起珲春林业局青龙台林场,与俄罗斯滨海边疆接壤,西至吉林省汪清林业局南沟林场,南自吉林省珲春林业局敬信林场,北到黑龙江省东京城林业局奋斗林场,总面积1.46万平方公里。吉林省片区占71%,黑龙江片占29%。

如今,随着生态文明的建设,天桥岭镇的广大居民对生态环境保护的思想意识正在与日俱增。有关组织部门也将野生动植物保护纳入了各自职责范围内。仅拿2017年春季而言,天桥岭林业局就出动机动车次多达120多次,出动人员11000多人次上山进行地摊式、立体式、无死角地清理各式各样的猎捕工具,清理和缴获捕拦、猎窖、猎网、捉足套、猎兔套索待捕获工具6000多个,为有效地保护野生动物发挥了极大的作用。

近几年来,在天桥岭镇内的桃源村、天桥岭林业局新开林场、新华林场等地,陆续发现了东北虎的身影,人们高兴地看到生态环境的改善让东北虎又回来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你的未来不是梦

占地1354平方千米的天桥岭经历了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,带着改革开放的累累硕,天桥岭居民胸海激荡气宇轩昂,天桥岭居民搏击市场再展雄风。素有“关东三宝”美称的天桥岭林海,高山、净水、自然景观,构成了一个神圣的境地;历史、人文、创业精神,绘制了一幅灿烂的画卷。

是时候了,天桥岭地栽木耳发展开辟了通往致富彼岸的条条航道,起锚吧!扬帆吧!远航吧!

是时候了,天桥岭生态环境改善铺开了张张雪白的锦缎,画吧!图吧!绘吧! 

天桥岭,海拔1039米的秃老婆顶蕴涵着你的久远历史与特异传说,展示着你的飘逸与轻盈;山峦起伏的浩瀚松涛,标志着你的富贵与丰足;充满迷人传说的神仙洞,演绎着你的诡秘色彩与深邃内涵;一泻千里的嘎呀河,书写着你的博大胸襟与奔放激情……

天桥岭,你的每一棵树木都在诉说着新生,你的每一寸土地都在昭示着希望,你的每一缕阳光都在照耀着心灵,你的每一张面孔都在憧憬着未来。

  天桥岭,你每个季节都有自己独特的收成,你每个季节都有自己斑斓的彩练。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滋润了你丰富的森林资源,风光无限的崇山峻岭,繁衍了你奇特的野生动物,广袤无垠的肥沃土壤,孕育了你无数的经济植物。

  天桥岭,《美丽的汪清我的家》这是你生命的主旋律,这甜美的歌声似清泉流涧,令人梦绕魂牵;这柔情似水的音符,似月光溢彩,令人百听不厌。你就是一曲千年回响的余音,你就是一根永远跳动的琴弦,你就是一艘扬帆起锚的巨轮,正向着富民强县的宏愿彼岸,乘风破浪,一路欢歌!

   昔日的天桥岭,你是一面晶莹剔透的镜子,是一种处变不惊的淡定,是一种海纳百川的胸怀,更是一种洗尽铅华的宁静。

今日的天桥岭,改革这里已面貌一新;开放这里更生机盎然;建设这里正蒸蒸蒸日上。清醒、坚定、成熟、忠诚、卓有成效地实践着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的宗旨;自强、纯朴、实干、奋进、团结协作的天桥岭居民在演绎着自己的壮丽诗篇。

未来的天桥岭,你是“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到桅杆尖头的一只航船,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阳,是躁动于母腹之中快要成熟的一个婴儿。”。

爱到深处,是无言;情到浓时,是眷恋。

天桥岭,你的未来不是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