屏风山坳有人家

2018/3/31 18:26:09 来源:满天星文学 作者:吴瑞军

屏峰山公园是汪清人民休闲的好去处。

周日,妻子央求我一起去登山。我也正闲无聊,便和妻子一起轻装而行。我们沿着台阶拾级而上,悠闲地走在今年刚建成的屏峰山三期工程水泥路上。道两边是新栽种的各色花草。有含苞的、有绽放的,栽种的不知名的小灌木,更是被修剪得整整齐齐。路两边,再远处就是一排排一行行的落叶松林,幽深莫测。近处蜂、蝶飞舞,远处松鸦鸣唱。间或,有只松鼠穿过道路,回头“抓耳挠腮”,被我们走近的身形,吓的冲进了树林。

屏峰山是天然的氧吧,我们来到这里,顿觉神清气爽;压抑的心情更觉舒畅,一切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了。沿着曲折的山路,我们走上了山坡的木栈道,一级一级向上走,越走越高。累了,转身回头一望,近处是林海,远处便是汪清这个“新兴”的城市。现在建设的越来越繁华,楼房林立,座落有致,街道整齐,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。

有一群刚上来的登山客,他们手里或多或少的都拎着一个小方便袋,里面装着豆瓣酱。妻子满是疑惑,登山就登山呗,拎这玩意干什么。于是,我问一位老伯:在哪里买的?老伯伸手指向山坳里一处炊烟,“在那里买的,1斤八元,朝鲜族大酱,味道特别纯正。”谢过老伯,我们拾级而下,也准备去买点朝鲜族大酱尝尝。不怕人家笑话,我家也是刚落户汪清县城不久的“新客”,对这地形还真有点不熟悉。走下半山腰,果然到右侧有一个极不显眼的木牌缚在树干上,写着“卖朝族大酱”。我和妻子便沿着茅草路,穿过松树林,眼见一块儿不大的黄豆地,黄豆地边有户人家,泥草房,外边的栅栏也不是很整齐。泥草房边不远处有个二十米见方的小池塘,山上好像还种了一小片果树,真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。能隐居在这里,就是陶渊明也难相比哟!

我们沿着庄稼地边的小道走近小院。刚要开院门,一只大狗的狂吠声,吓得我们连连后退。这时一个朝鲜族大伯喝止了狗吠。狗是栓着的,狗链幸好不太长,我俩怯怯的沿着墙根挨进了泥草房。我说,“阿迈好,我想买点朝族大酱,”老阿迈用不熟练的汉语热情地招呼着我们。并给我们称了大酱。屋内简洁干净,很是温馨。老阿迈说:“以前,还到市场去卖,现在岁数大了,腰腿不好,走不动了,只是有登山客来买,还有辣酱和自制酱油。”天色渐晚,我和妻子少坐了片刻便走上了归途。

晚餐,妻子便做了酱汤,那真是香飘满屋,香溢满楼道了。尝上一口,味道真是太纯正了。才明白,以前做的酱汤不好喝,原来是没有这么好的佐料啊。

屏峰山一游,不虚此行。那山坳的“酱香”哟,的确不怕巷子深。第二天,我就向同事做了宣传:“快去登山吧,别忘了买点儿朝族大酱回来。”我期待着我买的朝族酱早点儿吃完,再去买点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