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忘姥姥的萝卜汤

2018/6/23 17:22:11 来源:满天星文学 作者:王蒙

要说忘不了的味道,还要属在九年级的时候中午去姥姥家吃的中午饭。

姥姥家在镇上,离学校比较近。家挨着街道,没有大门,正房门口是一个三层的台阶。忘了是谁曾开玩笑地说过:“你们家的门槛可真高哩。”姥姥总是笑笑,然后步伐矫健地走下台阶和邻居聊天。姥爷是退伍军人,他也总是笑呵呵地听着邻居的调侃。

备战中考的一段时间,家里忙,爸妈顾不上给我做饭,我就去姥姥家吃。姥姥做的饭很营养,至今我仍想吃她做的萝卜汤。等我放学到家的时候,总能看到姥姥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,一会儿拿葱花,一会儿拿胡萝卜,一会儿往锅里倒水,忙的不亦乐乎。我就静静地看着,有时也会凑到她跟前深深地闻那香气。等一段段鲜红的胡萝卜飘荡在乳白色的汤汁的时候,就意味着汤要出锅了。姥姥总忘不了最后在汤里淋上几滴香油。等我上桌的时候,姥爷总是早早就准备好豆腐乳和小咸菜儿,别提有多香了。姥姥姥爷有个习惯,总是等我先吃完他们再吃,不知是何故。我吃完饭总是在他们昏暗的小屋里做点数学题,奇怪了,那段时间我的数学成绩竟然有了很大提到,一下子开窍了一般,我想,总也少不了姥姥姥爷的功劳吧。

后来,我考上高中的实验班,提前去了县城上学。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回姥姥家的机会就更少了。

岁月是把无情的刀,它在姥姥姥爷的脸上刻下深深的皱纹,也把他们的腰拧成90度,更把他们的身体变得虚弱不堪。

多年求学生涯结束。

等我回到家工作的时候,我看到的是日益破败的墙壁,看到的是姥姥姥爷弯曲的脊背,看到的是他们已经拄着拐杖,行动不便,看到的是他们已经没法自己做饭,我已闻不到萝卜汤的味道。

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放慢它的脚步。

慢慢的,姥姥姥爷相继倒下了。

2012年,那个寒冬,姥爷去世了。

2014年,初春,姥姥也去世了。

我知道,胡萝卜汤的味道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

现在,我很少去他们的房子,斯人已逝,留下的只是痛苦的回忆,留下的只是记忆中那香喷喷的胡萝卜汤,永远忘不了!